返回

第一序列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3、一座宫殿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3、一座宫殿 (第1/2页)

    任小粟睡了,在外面荒野守了那么久才抓到一只麻雀,虽然大部分时间都趴在地上不动,可懂行的人都知道,这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还必须时刻保持警惕才最耗费精力。

    他睡之前又跟颜六元交代道:“见到那些人一定要躲远点,境山有危险他们不会不知道,一般人都会选择躲着境山走,他们偏要经过那里,直觉告诉我这事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颜六元乖巧的点点头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任小粟和颜六元是个很诡异的组合,几年前他们还彼此并不认识,后来任小粟决定庇护尚且年幼的颜六元,一方面是因为无意中得知了颜六元的秘密,另一方面也是他头疼病这事困扰了他很久,所以需要一个守夜的人。

    当初任小粟跟颜六元说的很清楚就是彼此利用,但这些年过来早就说不清到底是感情还是利用了。

    颜六元在外面向来机灵的很,也只有在任小粟这里会像个听话的乖宝宝。

    有时候颜六元会说,自己的命是任小粟用自己的命换来的,但任小粟从来都不承认这种说法。

    任小粟现在要去探究自己脑中到底出现了什么变故,今天晚上他刻意等了很久,想要看看以往困扰他的“病”还会不会出现,结果,那片混沌真的没有出现了。

    仿佛那座宫殿就一直隐藏在自己的混沌脑海里,如今黑色的混沌迷雾终于消散。

    任小粟要看看这座宫殿里到底有什么。

    颜六元看了一眼旁边躺着的任小粟,悄悄的拿起骨刀坐在了窝棚门口,窝棚只有一个厚厚的门帘垂挂着,如今入秋了,有点冷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雨停了。

    窝棚门帘外面传来了脚步声,靴子踩在雨后的泥泞道路上有种独特的滑腻感。

    门帘被人掀起一角,然而还没等外面的人完全将门帘掀起来的时候,颜六元的骨刀就已经抵在了对方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那是一张漂亮的脸蛋,门外是一个漂亮的女人。

    颜六元皱了皱眉头,来者不是陌生人,对方平日里就住在不远处。

    女人笑道:“六元还没睡啊,小粟呢,我听人说小粟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玉姐,他已经睡了,”颜六元笑道:“要不你有什么话跟我说好了。”

    小玉脸色有点不自然:“他这次出去没受什么伤吧?”

    “虎口被麻雀啄了一下,不过小玉姐你不用对我哥那么上心吧,你可比他大八岁呢,”此时任小粟睡下之后,颜六元面对外人有着不符合年龄的成熟气质,不管遇到的是不是熟人,不管对方说什么,但他手中的骨刀始终都没有离开小玉的脖颈。

    小玉从随身带的包里掏出一根烟和打火机,烟是卷烟,这种东西只有煤矿、电厂这种归属于避难壁垒的产业才会发放。

    很多壮劳力去干活不光是为了钱和食物,也为了这一根烟,干一天活,发一根烟。

    所以晚上下工的时候,经常能看到一大群人在一起吞云吐雾,任小粟给颜六元说过,那些烟草里很可能夹杂了一些成瘾性更高的东西。

    而现在小玉抽的烟,明显也不是她去干活得来的。

    小玉点上烟抽了两口,似乎在想些什么:“人小鬼大,我是拿你们当弟弟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颜六元忽然问道:“你是不是感冒了?”

&nb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