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一序列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10、支线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10、支线 (第1/2页)

    就在此时,窝棚外面传来一个粗糙的声音,是对新邻居小玉说的:“小玉,我今天晚上去你住处找你才知道,原来你搬到了这里,我给你带了烟。”

    任小粟和颜六元相视一眼,两人都皱起眉来,只听小玉说道:“我以后不做那种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”那粗糙声音的主人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:“你不做那种事吃什么喝什么?以后谁给你烟抽?”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,”小玉的声音里带着怒意,双方似乎起了肢体冲突,撕拉一声,似乎有人衣服被撕破了。

    颜六元看向任小粟,结果任小粟依然紧紧皱着眉头,他轻声说道:“哥,帮她吧。”

    任小粟站起身来,从小腿上解下了自己的骨刀,倒提着就往窝棚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任小粟脑海中的那座宫殿里,黄铜打字机的按键一个个拍打下去,在牛皮纸上形成文字的同时,宏伟的宫殿传出声音:“任务:帮助……。”

    他在脑海中冷笑着打断了宫殿说道:“没你这个任务,我也会帮。”

    从任小粟提刀出门到他冲至那名汉子面前,也不过就是一两秒的时间。

    任小粟没有说什么“放开她”、“再动一下你试试”之类的威胁话语,因为他知道,一切多余的行为都会导致失败。

    他要做的只是用最简单的方式,解决最简单的问题。

    当任小粟纤瘦却结实的身影如猎豹一般冲向汉子时,汉子迅速从腰间抽出自己的刀砍向他,这集镇上每个人身上都会带着防身的武器。

    汉子脑中泛起嘲笑的情绪,因为他几乎要比任小粟高出一头,而且他手里的是真正的铁器,可不是什么骨刀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瞬间,他嘲笑的情绪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铁器胜过骨刀,这是常识,哪怕如今野兽的筋骨早就强似钢铁。

    但强似钢铁,毕竟不如钢铁。

    集镇上不禁冷兵器,但想要弄到一柄好的铁器难如登天,现如今虽然有些工业在慢慢追赶上灾变前的水平,可资源却是有限的。

    任小粟如影子般来到汉子的面前时,疾跑的动作由左脚落地,那用来支撑他全身重量的右腿骤然间肌肉紧绷,脚掌牢牢的抓在地上。他全身的力量以地面为起点,像是一道电流似的迅速的传导至腰腹,然后则是手臂!

    任小粟的刀,如大地上的沟壑一般,斜向上把黑夜都割出一条裂隙。

    咔嚓一声,骨刀与铁器相互碰撞,原本偷偷围观的人赫然看到两柄刀竟然同时碎成两段,原本他们以为会碎的只有骨刀!

    刹那间,那汉子愣神的功夫中任小粟已经毫无留恋的将骨刀丢弃,这丢弃的动作一气呵成,就好像任小粟早就知道骨刀会碎似的,所以从一开始就另有打算。

    他抓住那汉子的手腕,另一拳犹如炮锤般砸向对方空防的腋窝神经。

    汉子是想要挣脱的,可他忽然意识到,这少年竟是要比他的力气大上一截!

    怎么可能?对方才多大年纪?这少年的个子也才到自己的脖子而已!

    可是汉子看到任小粟脖颈上筋骨肌肉就像钢铁一般,那是力量。

    腋神经,在大臂与腋窝相距大概三寸处,不用太精确,因为拳头足以覆盖偏差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是人体的弱点之一,当腋神经受猛烈击打后会产生错位,若将神经比作电缆,那么这种错位会让腋神经产生电流,以及电信号的失控释放。

    此时脑部的接受器超出负荷后会发出疼痛的信息,神经回路超载时四肢便会接受混乱的信号。

    身体开始分泌大量的钙和钾,一场电荷风暴足以使整个系统短暂瘫痪!

    那汉子痛呼一声倒地,甚至还有肢体上的抽搐,待到他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已经没有任何能力来与任小粟对抗了。

    任小粟静静的站在他身边似乎在思考什么,那汉子喘息了一会儿求饶道:“我不记仇,你放过我,我会忘了今天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聪明人都知道自己已经成了砧板上的鱼肉,他最应该做的事情不是继续蛮横叫嚣,而是留待以后。

    任小粟看向小玉:“他是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煤矿那边的一个工头,昨天晚上集镇上被捅死的人就是他带头干的,因为他听说那个人有存钱的习惯,恰好他欠了赌场的钱,于是就起了歹意,”小玉把昨天这汉子炫耀的话给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任小粟走到路上捡起那汉子的铁器,然后重新走回那汉子身边,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对方,他算着时间,最多还有四五秒的时间对方就能恢复行动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