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一序列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19、那你怎么不跑快点啊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19、那你怎么不跑快点啊 (第1/2页)

    “失误失误,”任小粟笑着解释道:“我们这位护士也是第一天上班,所以不太清楚流程,来咱们继续缝合,来,小玉姐,你只当是缝衣服了。”

    小玉姐也不是个怕血的人,这集镇上说实话大家见惯了生死,一点点小伤算什么呢?而且她很喜欢现在的工作啊,不是说她喜欢血,而是她喜欢自己成为一个“有用”的人。

    集镇上的常识,在这艰难困苦的环境里每个人都必须有用,无用的人迟早会被抛弃。这就是人与人相处时,最朴素的逻辑了。

    小玉姐不确定任小粟和颜六元会不会因为自己无用而抛弃自己,但她自己不能好吃懒做。

    她一听任小粟说当做缝衣服,心里就有谱了,手中的动作也连贯了许多。

    而且任小粟始终按着那个人的胳膊纹丝不动,这就更方便她施展了。

    眼瞅着快缝好的时候,小玉姐对任小粟说道:“缝合伤口和缝衣服还是有点不一样啊,缝衣服的时候是尽量把线留在衣服里面让别人看不出来,但缝伤口不能把线留在里面,得反过来缝,这样会不太好看。”

    三个病号当时心情就五味杂陈,小玉姐说的越多,他们心里就越慌……

    等到小玉姐缝好的时候,任小粟掏出小瓷瓶来给第一个病号伤口抹上:“我这药可是个宝贝,我也不多收你钱,一口价600跟诊所一样,这价钱你们应该是付得起的。”

    600块大概就是一件棉袄的价格,而这些工人一个月工钱可能是2200到2800不等,物价相对来说是贵的,但谁让物资匮乏呢?避难壁垒里的那些贵人巴不得这些人一辈子都攒不到什么钱,只能踏踏实实给他们工作。

    而这些工人又不能一走了之,因为他们在荒野上活不下去,这就是贵人们剥削流民的依仗。

    在贵人们看来,这些流民在避难壁垒的保护之下,没让大家再交点保护费就不错了,只是他们觉得收保护费的手段太低级。

    而任小粟之前之所以不用去煤矿上也能过日子,是因为他每个月只需要打到三只麻雀就能比大部分工人强了,就算没有打到三只,勒紧裤腰带照样能活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畸形的生存环境,一开始有人抗争过,然而并没有结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任小粟说的没错,这三个汉子都付得起这个钱,那个最先被治好的汉子涂抹黑药之后立马便止了疼痛,他掏钱掏的倒是心甘情愿,去集镇诊所治伤也一样是这个价钱。

    就在治好伤的病人准备离开时,任小粟和蔼的说道:“治完伤难道不说声谢谢吗?”

    那汉子抖了一下赶忙回头说道:“谢谢!”

    任小粟满意的点点头,然而当他看向宫殿的时候赫然发现,并没有多出来感谢币!

    任小粟沉思道:“现在的医患关系都这么紧张了吗?!”

    这特么病都给你治好了,你说个谢谢都不诚心?!

    紧接着任小粟便听到了任务完成的提示音:“任务完成,奖励1.0力量。”

    这是之前救治1名病人的任务吧,总算是完成了。没想到这次的宫殿任务奖励,竟然又是1.0力量,这也是任小粟现在最想得到的东西之一了,毕竟这年头谁拳头硬,谁说话的声音就大啊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